让梦想从这里开始

因为有了梦想,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,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,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,绽放成功之花。

媒体报道

你的位置:彩神 > 媒体报道 > 被疑“税务虚假抵扣”告一段落,欢喜传媒还在期待下个爆款


被疑“税务虚假抵扣”告一段落,欢喜传媒还在期待下个爆款

发布日期:2022-07-27 19:40    点击次数:63

青年导演王一淳质疑欢喜传媒“税务虚假抵扣”有了结果:如王一淳公开举报时所求,她收到了欢喜传媒退回的发票。

事件起源于实名举报。6月13日,王一淳微博发文《实名举报欢喜传媒税务虚假抵扣》,叙述了与欢喜传媒合作《绑架毛乎乎》项目始末,在文中表示欢喜传媒单方面暂停项目后,“多次推诿”退税冲红,王一淳方被强制执行。

次日,欢喜传媒官方发文回应:“王一淳导演的微博文章多处与事实严重不符”,“欢喜传媒一直遵守税收法律法规,并合法处理以上纠纷涉及的税务事项”。双方在退还投资款发票的金额上也有分歧。欢喜传媒书面回应《每日经济新闻》,按照此前法院判决书规定,欢喜传媒应退还约505万投资款发票,而王一淳要求551万投资款发票全部退还。

6月15日下午,王一淳再次发文称,既然欢喜传媒回应说只能按照505万退税冲红,“那就按这个数”,并要求欢喜传媒提供具体操作时间。

6月17日晚,王一淳在微博表示,已经收到欢喜传媒退回的发票,“惊诧于此事原来还可以这么快地解决”。微博并未透露具体退款金额,但她写道:“作为一个作者,我无心也无力质疑司法的判决,只能尽力履行,发声也只是为了要回发票,是非曲直业界自有评说。至此,我最初的诉求已经解决。”

图片来源:王一淳微博

欢喜传媒和王一淳的纷争或许就此落下帷幕。但回看此事,欢喜传媒被导演公开指责让人十分意外。毕竟欢喜传媒最受瞩目的特色,便是与导演的深度绑定。

2015年,欢喜传媒借壳21控股香港上市,股东包括制片人董平、导演宁浩、导演徐峥等电影行业知名人士。随后,欢喜传媒将股份授予王家卫、陈可辛、顾长卫、张一白、张艺谋等导演,使其成为公司股东。这种模式被称为“导演合伙人制”。

欢喜传媒2021年年报显示,目前欢喜传媒合作导演至少有15位,除了前述导演,名单中还有贾樟柯、王小帅、黄渤等知名电影人。尽管每份协议各有不同,但综合来看,欢喜传媒会通过协议,绑定导演未来多部作品的独家/优先投资权、优先发行权、新媒体独家权等。

对青年导演,欢喜传媒亦有侧目。例如,青年导演文牧野执导的《我不是药神》、青年导演温仕培执导的《热带往事》,背后出品方均有欢喜传媒。两部影片的主出品方均为坏猴子影业,欢喜传媒股东宁浩是坏猴子影业的创始人。

深度绑定的知名导演为欢喜传媒带来多部作品。据公司财报,2019年,欢喜传媒独家投资、宁浩执导的电影《疯狂的外星人》,揽下22.13亿票房。2020年,欢喜传媒出品、张艺谋执导的《一秒钟》上映,票房1.3亿。

即使不上院线,欢喜传媒也能将名导作品卖出高价。2021年春节档取消,徐峥执导的《囧妈》作价6亿卖给字节跳动。随后3月,陈可辛执导的《独自·上场》获6亿保底发行,而公司公告显示影片成本为3亿,欢喜传媒从中赚取近3亿利润。

《囧妈》剧照

除了和导演深入合作,欢喜传媒屡次提及的业务还包括旗下流媒体平台欢喜首映,这也是打造电影全产业链的重要步骤。但欢喜首映提供的“卖座”内容基本都不是独家。其出品的电影《温暖的抱抱》《一秒钟》《夺冠》、网剧《风犬少年的天空》,也在其他平台放映。2021年5月,欢喜首映接入快手、抖音、微信和百度平台,为自家平台引流。

公司2021年中报显示,欢喜首映下载量超3500万,付费用户超1000万。半年后的2021年年报中,欢喜首映下载量超3800万,付费用户超1100万。这意味着,接入流量入口后,半年时间平台的付费用户仅增长了100万左右。

流媒体业务并没有让欢喜传媒增色太多,公司依然依赖爆款电影——无论收益来自哪项业务。分析近几年财报可知:2018年,电影投资收益达占总收益的79%,当年欢喜传媒投资票房31亿的《我不是药神》、出品票房13亿的《后来的我们》。2019年,分占票房收入达占总收入97%,当年欢喜传媒出品《疯狂的外星人》,保底发行收入7亿人民币,这也是欢喜传媒上市以来唯一盈利的一年。

疫情爆发后,欢喜传媒又回到了亏损状态。2020年和2021年,欢喜传媒的亏损额都约为2.36亿港元。2020年,欢喜传媒还有将《囧妈》卖了6亿人民币的亮点,勉强保住了营收。但到了2021年,欢喜传媒作为出品方的电影中,除了跨年上映的《温暖的抱抱》获8.64亿票房,《寻汉计》《热带往事》票房均未破亿。参与投资影片《革命者》最终票房停留在1.36亿。

这也反映到公司的财务数据上:据2021年年报,欢喜传媒持续经营业务收益1.58亿港元,比2020年还减少了75%;但欢喜传媒在内容上的投资规模并没有缩减,2021年电影及电视剧版权预付款3.94亿港元,同比增加87%。

解释亏损和收益减少原因时,欢喜传媒表示,疫情影响下集团投资电影推迟上映,票房收入因疫情防控有所减少。简单来说,影片无法上映,投资方便无法从中获得回款,进而影响到其他新项目的推进。

这在《绑架毛乎乎》项目中有所体现。据王一淳举报内容,欢喜传媒项目负责人表示,“疫情过后公司正在对目前的项目重新评估”,“这是很多公司以及行业都面临的现状”。换言之,曾经获第22届上海国际电影节创投最具价值投资项目、并入围柏林电影节创投单元的项目,在疫情影响下被“优化”掉了。

欢喜传媒“留下”的项目,几乎都有名导演或名演员加持。年报显示,欢喜传媒内容储备包括:黄渤主演的电影《学爸》,宁浩执导、刘德华主演的《红毯先生》,陈可辛执导的《独自·上场》,顾长卫执导、葛优及王俊凯主演的《刺猬》,张涵予主演的《无所畏惧》,王小帅监制的《上山》,张若昀及钟楚曦主演的《从21世纪安全撤离》,倪妮及张鲁一主演的《漫长的告白》,张国立执导编剧、周冬雨主演的《朝云暮雨》等。网剧有王家卫监制、联合导演的《天堂旅馆》。

但何时能播出获得收益,依然悬而未决。上述项目中,有过确切公映档期的只有《学爸》,但这部宣告将于今年7月8日上映的电影,已经5个月没有宣传动作了。《刺猬》和《无所畏惧》曾于1月发出先导预告/海报,此后再无音讯。《红毯先生》预计2023年上映,其余影片尚未传出公映计划。

这样看来,“投资电影推迟上映”对欢喜传媒带来的影响似乎仍将持续,依赖爆款带来营收爆发的欢喜传媒,或许只能在不断“优化”掉项目的同时,盼望下一个爆款。



上一篇:激战与谈判并行,何时迎来转折点?
下一篇:多只消费股在列!机构今日看好这些个股

Powered by 彩神 @2013-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